All posts by

【進入小息邊境之三 Q&A #3 】

Q3:沒有觀眾席嗎?可以穿裙子嗎?節目演多久?

A3:演出期間可能需要走動,部分時間會設有座位,也歡迎你按自己的喜好席地而坐。因此,穿舒適、方便坐地上的衣物會是一個好主意。也請留意天氣,帶備雨具或禦寒衣物(聽說週末要轉冷喔,牛棚12號沒有空調喔)。
每晚演出8時正開始 (可以的話早到有驚喜!) 演出全長約1小時50分鐘,沒有中場休息,遲到觀眾需待適當時候方可進場,而且你會錯過很多!所以敬請準時!(鼓勵至少早15分鐘到達~)
Continue Reading →

【進入小息邊境之三 Q&A #2 】

Q2:甚麼是聲像裝置、身體劇場?我該抱著甚麼期望入場?

A2:其實小息是希望能跨開一點傳統劇場的想像,這兩個詞語不是嚴格的分類,而是想像的導向。我們把不同的元素並置,勾勒出一截盛載於時間空間、話語、聲像與身體的經驗,希望與你分享我們的思考。
請抱著經歷一個旅程的期望來吧。旅程之中沒有對錯,旅程本身也不是必然要師訴你甚麼,旅程之中你是自主的。我們希望聆聽你在旅程中經歷了甚麼。

【進入小息邊境之三 Q&A #1】


Q1:去年在牛棚也上演過《卡桑德拉──表象終結的世界》,請問今次是重演嗎?是同一個演出嗎?

A1:不是!不是!不是!重要的事要說三遍~ 去年在牛棚上演的製作單位是前進進戲劇工作坊,導演是馮程程小姐;本週末開演的是小息跨媒介創作室主辦,導演是陳冠而,是完全不一~樣的團隊喔,演員與創作人員都是全部不同的,所以並不是重演呢。 Continue Reading →

【關鍵詞#2-格雷的畫像】

「非洲之於歐洲,正如畫像之於格雷。」──《卡桑德拉/表象終結之世界》

王爾德小說《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》中描寫一名名叫格雷的俊美貴族少年。一位畫家為格雷畫了一幅肖象畫,而格雷在朋友亨利爵士的蠱惑下,向畫像許下心願:自己青春永駐,畫像則承受歲月的侵蝕而腐爛。後來格雷玩弄了一位純情的女演員更導致她自殺,畫像中的樣子逐漸變得邪惡。十八年後,格雷仍然青春俊美,但最終他無法忍受良心與靈魂的拷問,以匕首刺向臉容蒼老兇狠的畫像── 刺中的,卻是自己的心臟。當他的屍體被發現時,畫像年輕俊美,格雷卻是魔鬼模樣的憔悴老人。

自1415年葡萄牙佔領休達始,至19世紀末歐洲列強殖民非洲的高峰期,約有95%非洲領土被侵佔,非洲人被販賣成黑奴、 整片大陸被文化與經濟侵略,古老文明傳統與環境均被破壞。歐洲的美好,是否由非洲的苦難承擔?

身處香港的我們,又有否察覺到自己在世界的位置?

【關鍵詞#1-卡桑德拉】


「Kassandra喺事情發生之前已經看見毀滅。佢唔需要警告自己。佢可以平靜咁參與自己嘅毀滅,可以將佢嘅注意力放喺故事嘅進程,而唔係結果。」──《卡桑德拉/表象終結之世界》

Kassandra (Cassandra,希臘文Κασσάνδρα)
──卡桑德拉是希臘、羅馬神話中的特洛伊公主。傳說她得到阿波羅賜予預知未來的能力,卻因拒絕阿波羅的追求,而遭受詛咒,註定無人相信她的預言。於是她便只能眼睜睜看著早已預示的悲劇發生──這本身就是另一齣無能為力的悲劇。

如果世界的崩壞或悲劇的發生早已被預視,那麼生而為人,面對將臨的沉沒,凝視的是甚麼?

【不期而遇的邊境系列──《靜默邊境》的嘗試與失落】


從「邊境之一」《靜默。邊境族》Present Absentee到「邊境之二」《靜默邊境》Absent Presentee,刻意倒裝的英文劇名,透視了兩部曲的不同靈魂。由戰場小人物放回大都市裡的每一個人,《靜默邊境》企圖捕捉一種沉默,那沉默是巨大的,有時漆黑,有時空洞,有時濃厚得令人喘不過氣來。在荒蕪的靜默世界,謀殺人的是暴力、機器,抑或免於自由的自由?
 
 
當暴力變得幽微時,都市本身像是一個既靜默又喧囂的巨型黑洞,蟲蟻般的人在洞穴中蝕刻出更小的洞穴,窩居其中。《靜默邊境》嘗試以四個共時的軌道行進,描劃四個孤獨而腐壞中的人,彼此正被無形黑暗擠壓的日常。

【不期而遇的邊境系列──《靜默。邊境族》的爬梳】


回溯小息邊境緣起,2018迎接邊境之三。由《邊境國》起始,我慢慢地開始整理過去旅行的經歷,那些遇上過的離鄉別井的人,每一位朋友獨特的個性、意志、笑容、故事,一一烙印在我的心上。浮萍本來就可能是生命裡的一期一會,但我無法忘懷傾聽過的所有苦難,書寫也許是我僅僅能為他們做的一點事。
Continue Reading →

【不期而遇的邊境系列── 回望《邊境國》】

回溯小息邊境緣起,2018迎接邊境之三。從「亞洲劇力無邊界2012」的短篇《邊境國》開始,小息不經意地展開了「邊境系列」。《邊境國》其實是借取自愛沙尼亞小說《Piiririik》,其台灣中文譯名正是《邊境國》。裡面提出的「邊境狀態」,抓住了我的心。

「邊境是無形的,如果你站在邊境上,你也會變成無形的」,邊境乍聽是一條線,卻更可能是一截不知形狀與深闊的地帶。
Continue Reading →

《七天七夜》| 媒體報導:行街觀演二合一 《七天七夜》的魔幻日常

行街觀演二合一 《七天七夜》的魔幻日常|立場新聞 28/10/2015

「人生就像一趟旅程」可說是陳腔濫調的比喻;而又常言道「人生如戲」,兩句子串連,看成「戲劇就似旅程」又可以不可? Continue Reading →

《七天七夜》|媒體報導 :地境劇場:你這樣看過自己的城市嗎

地境劇場:你這樣看過自己的城市嗎|端傳媒 3/11/2015 |文:王菡

在傳統劇場,空间、地点是佈景;在「地境劇場」(landscape theatrics),空間、地點是主角。演員不是踏上舞台,而是與這些「地方」產生聯繫,加深了解。我們觀看空間、對話城市。 Continue Reading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