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 posts in 評論/Previews.Critics.Feedbacks

散論牛棚實驗劇場節(轉載自天使樂園)

原文轉載自天使樂園

到牛棚看「我們是快樂的好兒童」。由於是整個「超連結牛棚實驗劇場節」最後一晚的演出,主辨單位也頒發了「評審團大獎」。結果「旋轉,三途川」拿了大獎,是有點意外,但也合理。「旋轉,三途川」的缺點是聲音、文本與形體之間的對話不算多,而相比之下,文本的表現是較弱的。另外,演員在處理文本方面亦較弱,由可讀到可演還需要一個過程。相對而言,郭嘉源的形體演出較強,亦具詩意。
Continue Reading →

《旋轉,三途川》短評

來源自孤獨的同行者網誌

牛棚實驗劇場節 “超連結” 的頭炮節目果然夠實驗,光是 “田野錄音” 一詞已足夠使人停留閱讀創作人的背景。實驗是關於聲音、身體和文本的,文本部份以作者的個人行旅經驗出發,插入大量夢境語言,超現實的意像牽起了很強的張 力,演員的身體盛載著文本預設的孤寂和不安,在破拆的聲音的帶領下,呈現出狂亂的、澎湃的、為求生而推動的巨大能量。

相 比正規劇場,牛棚所能提供的資源顯得有點缺乏,而參與 “超連結” 的也都是新進劇壇達人,整個演出帶點粗糙的味道,但正正就是這種粗糙,令演出更獨特、更年青、更具創意,也更富實驗性。這群演員的身體可能較不受控,能量 放射較不準確,卻反而多了一份 “清純” 。也大概因為年青,演員的肢體動作設計和舞台裝置元素運用都盡顯創意,令這演出的實驗價值不亞於大師的有規劃的實驗。
Continue Reading →

《旋轉,三途川》訪問﹣U-Magazine

《旋轉,三途川》導覽文章:用耳去聽(鄧正健)

「英語中有hear和listen之辨,hear指聲音進入耳朵,listen才指聽到聲音的內容。法語中也有類似的區分,用羅蘭‧巴特 (Roland Barthes) 的說法,entendre是生理上的「聽到」,écouter則是心理上的「聽」。entendre意味著一種動物性的聆聽,巴特舉例說,一隻兔子聽到敵 人來犯的聲音,跟一個人聽到上心人的腳步聲,兩者之間沒有分別,都只是引起聆聽者的警覺,而沒有內容上的差別。而écouter則是一種心理活動,人們會 把聲音視作符號,並跟某一理念相對應。用符號學的說法,聲音跟理念之間沒有必然對應關係,正如我們可以把這個動作稱為「聽」、「listen」或 「écouter」。

《旋轉,三途川》是關於聲音——嚴格來說是關於把écouter減省成entendre的聲音狀態,最起碼,創作是從這裡開始的。三途川是日本傳說 中生死兩界之間的河流,三位核心成員陳冠而、郭嘉源和羅潤庭以此為喻,暗含了「邊緣」、「越界」和「尋找」的創作思路,試圖將作品看成是一場生命儀式,忽 略聲音中的符號意義,把écouter減省成entendre,藉著劇場,讓我們回到法國精神分析學上所謂的「想像域」(imaginary order):前於符號系統的意識狀態。」… more

全文及劇場節其他導覽文章,請到牛棚劇訊:http://www.onandon.org.hk/newsletter/?q=node/1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