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醒做夢時間 Only When You Sleep, It Works

夢與現實 之一 Dream & Reality Series 1 你現在在現實還是夢境中?你確定嗎? Are you in the reality, or a dream? Are you really sure? […]

風平草動-樂園(終章)Wild is the Grass – Paradise : Epilogue

風平草動-樂園(終章)Wild is the Grass – Paradise : Epilogue

Site-specific Music Theatre  / collaboration :  Jabin Law X Chan Kwun-fee / 風平草動系列 Wild is the Grass Series / 策劃 […]

《我們的海》島嶼幻想曲 (跨媒介聲音導覽演出) Where is Our Sea? A Rhapsody of the Isle (Site-Specific Audio-guided Performance)

《我們的海》島嶼幻想曲 (跨媒介聲音導覽演出) Where is Our Sea? A Rhapsody of the Isle (Site-Specific Audio-guided Performance)

2018 社區文化大使
跨媒介聲音導覽演出

《靜默邊境》|邊境系列

《靜默。邊境族》Present Absentee 與《靜默邊境》Absent Presentee 刻意倒裝的英文劇名,透視了兩部曲的不同靈魂: 戰火下被噤聲掙扎存活著的族群 – Present Absentee; 關於美好日常下從缺於自己生命的個體 – Absent Presentee 小息跨媒介創作室的「邊境系列」始於2012年「亞洲劇力無邊界」中發表的短篇作品《邊境國》,以愛沙尼亞小說《邊境國》為創作跳板,以舞蹈形體大幅度介入文本,在邊界、國家權力、種族及文化身份的議題上持續鑽探。

每周盤點 (26/11-2/12/2018):開足馬力

原文刊於立場新聞 原文連結:https://thestandnews.com/art/%E6%AF%8F%E5%91%A8%E7%9B%A4%E9%BB%9E-26-11-2-12-2018-%E9%96%8B%E8%B6%B3%E9%A6%AC%E5%8A%9B/ 沒想到這個星期原來看了這麼多,但開動十足引擎,依然未能全覽想看的演出,像黃大徽的觀照系列只能看到《B.O.B.*終極版》和《壹加壹》。兩個演出中間有著某些的聯繫。《B.O.B.*終極版》重溫了當年《B.O.B.*》的一段,找來當年有份參與演出的何靜茹及黎德威擔演,《壹加壹》則黃大徽在《B.O.B.*》之後的嘗試,找來不同的舞林中人一起演出(這次找的是邱加希),透過演出去認識自己及對方。兩者都涉及語言和行動之間的關係,一個個看似簡潔清晰的指令卻可以引出不同的身體詮釋。動作經過大腦思考而產生的移動,與語言構成有趣的關係。

每周盤點 (12-18/11/2018):上天下海

原文刊於立場新聞 原文連結:https://thestandnews.com/culture/%E6%AF%8F%E5%91%A8%E7%9B%A4%E9%BB%9E-12-18-11-2018-%E4%B8%8A%E5%A4%A9%E4%B8%8B%E6%B5%B7/ 文:Daisy Chu 這個星期不好寫,因為看的演出多,而且好些是可以大書特書的。但這裡只能扼要談談。 葛托夫斯基及湯瑪斯‧李察斯研究中心帶了兩個作品參加新視野藝術節。由於工作,沒法全看,只能看到首個演出《作客夜之夢》。演出將文化中心劇場變成客廳,觀眾就如到訪的客人,喝著茶,吃著糕點,聽他們說一個旅人的故事。演出結合戲劇、舞蹈與歌唱,他們說者詩般的台詞,唱的是無字歌,在進出角色之間尤如無縫接合,與觀眾直接的交流不多,但眼神的接觸卻是不少。記得去年李察斯應鄧樹榮邀請來港主持工作坊,去聽了他的講座。這次看演出,印證了他當日講述的訓練及演出方法:演員以身心內的能量去支持演出的力度,演出並非純粹的「演」,而是一種內在探索而來的呈現。十分欣賞演員對身體及演出的掌握,感受台詞中對戰爭、母親與大地的感喟。只是觀眾不一定能進入其狀態,尤其是坐在樓上的觀眾,相距較遠,比較難感受。 陳炳釗執導並整理文本的前進進戲劇工作坊《會客室》,是本周看的第二個演出。據他自述,作品構思緣起來自他在1999年做過的一個小品《Best Wishes》,當時隨機訪問了一百人,問了兩條問題,分別是:「你認為這個世界會變得愈來愈好嗎?」和「你相信你的生活會過得愈來愈好嗎?」,而這次演出開始前,觀眾要為三條問題投票,除了以上兩條(第一條由「認為」也改成了「相信」)外,還有的是「你相信香港會變得愈來愈好嗎?」。

世人喜歡親睹希望勝過只聞其聲——2018上半年香港戲劇選評

轉載自IATC Artism 2018年10月號 原文連結:http://www.iatc.com.hk/doc/105710?issue_id=105695 文:賴勇衡 個人從來相連於世界;意志與際遇的辯證是歷久不衰的藝術主題。回顧部份於2018年上半年由本地劇團原創及改編的劇作,可見香港戲劇工作者對「個人面對世界」這主題之豐富演繹。在藝術手法上,多重層、多視點之敘事形式,以及影像元素之運用,亦漸漸成為本地戲劇的常見特色。 命運與機遇之歌 一種香港觀眾常見的故事,就是講述個人如何在身處的環境中克服難關並達成目標,這種敘事在香港流行文化領域中十分普遍,以至於成為大眾的主流意識。本地戲劇界則力求突破這種新自由主義的視野局限,不甘只在既定的社會環境中尋求個人的改變,而孜孜探求世局本身的其他可能性。 改變世界之前,先要認識世界;認識世界之前,先要面對自我。「誠實地面對自我的慾望」是林奕華長期探討的課題,各種媒介(從繪畫到互聯網)與人際交流的現象皆反映出「人如何看自己」、「人如何看別人」和「人如何看別人看自己」之核心問題,而這次林導及編劇黃詠詩在《聊齋》中選擇的媒介則是即時通訊軟體及為此而設的人工智能程式。男主角蒲先生寫了一個給寂寞心靈——包括他自己——而設聊天人工智能程式,而這個程式當中的一個化身「胡小姐」則疑幻疑真地與蒲先生在真實世界的愛情對象有所對應。虛擬網絡世界是蒲松齡的鬼魅夢幻世界的當代版本,當世界之虛實難以掌握,似乎自己的慾望才是最真實的。